韓希

我就是個無藥可救的「繪希」鐵粉,不要救我!
然後我中百合的毒太深了,每天都活在刺激之中啊\(*^¬^*)/

禁忌的戀情【原創】

自創了一篇近5千字的百合文,希望合大家口味😅

故事內容純屬虛構,不合現實的地方請原諒我(^_^;)那麼正文下收~

  類型:校園、百合、師生、姐妹、HE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篇名:禁忌的戀情

  我的名字叫韓芳文,是明麗女子高校的數學老師兼羽球社的顧問老師,是從中國移居日本的人,你問什麼時候移居的?我記得是國中的時候吧…

  我不喜歡笑,應該說是沒什麼事可以讓我覺得好笑的,算是笑點極高?但是因為不常笑,造就了我的臉常常是無表情的狀態,這沒甚麼表情可言的臉反倒讓學生們都滿聽我的話。

  在我的黃金年齡23歲時,因為父親再婚,我的義理妹妹出現在我的生活中,她正好16歲升高一,名字叫韓方琳,而上到我就職的學校完全是出於父親的安排,說什麼讓我學著和別人生活什麼的,原本我是沒特別在意的,可是自那個妹妹搬來和我住後,我的生活模式竟因她悄悄的改變中…

  在她剛進明麗女子高校那時,她很識相的分清楚了在什麼場合該叫我什麼。

  「老師~」

  「啊…韓同學,有事嗎?」

  「有推薦的社團嗎?」

  「你想要什麼樣的社團?」

  「運動的!」

  「運動啊…沒想到你喜歡運動啊…」

  「我就喜歡運動呀~尤其是打羽球!」

  「欸?羽、羽球?」

  「嗯~我喜歡打羽球呀,有羽球社?」

  「你想進羽球社的話,我是羽球社的顧問老師喔。」

  「蛤!?真的假的?那那那我要去羽球社!」

  「確定?」

  「確定!」

  「那你等一下,我給你入社報名單。」

  「好~」

  她就這麼和我同個社團了,我還是她班導師啊…搞得我們幾乎時時刻刻是在一起的。

  我有個好友叫山田婷之,是大學時的同學,她跟我都是同校的老師,不過她因為大學被留級好多次,所以我們的年齡是有差距的,差了3歲喔。

  和我不同的是,婷之是隨和的人,而且情商很高,所以很受學生喜愛,而我完全是因為臉的關係導致沒有學生緣…

  在我妹妹升上高二的時候,婷之說我好像哪裡不一樣了,意義不明啊,我就是我,哪有什麼不一樣?

  「我說你好像滿疼愛妹妹的啊~」

  「我沒特別疼愛誰。」

  「在課業上是沒有,可是我看你跟她獨處的時候挺開心的呀~」

  「單純只是因為她是我妹妹。」

  「欸~真的只是這樣嗎?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默認了!?」

  「我還沒遇過這麼堅持想讓我笑的人,她是第一個。」

  「所以…你喜歡她嗎?」

  「噗---!咳咳咳!什、什麼?!」

  「戀愛的喜歡呀~」

  「你開玩笑吧…」

  「認真的喔~畢竟你也對男人沒興趣呀,可惜了這麼漂亮的臉蛋和身材。」

  「還不是那些臭男人沒用!10公斤的東西都沒辦法一手拿起來。」

  「那是你太強了。」

  「再強的人也是有致命缺點的。」

  我那時受到婷之影響,好一陣子都無法冷靜,喜歡妹妹什麼的…導致我不太敢和妹妹獨處,在家裡也盡量獨自一人待著,結果卻得到反效果了…

  「姐姐…討厭我嗎?」

  「欸?為何這麼說?」

  「你似乎在躲著我,是我哪裡做錯了嗎?」她一副快哭了的樣子,看得我都要急了。

  「呃…也不是做錯什麼,大概是我在逃避什麼才會讓你有這樣的感覺。」

  「逃避?要逃避什麼?」

  「我也…不知道。」

  「……姐姐是喜歡上誰了嗎?」

  「不、不是這問題。」

  「那~被人家告白了?」

  「不是…」

  「唔…那到底是怎麼了啊?」

  「我在想自己為什麼對男生毫無興趣。」

  「欸?就、就這原因?」

  「大概吧。」

  「不喜歡男生的話,不就表示你其實喜歡女生嗎?」

  「是這樣嗎?」

  「老實說我也對男生沒甚麼興趣呢,所以說第一次看到姐姐這樣的大美人時,心裡傻掉了~」

  「嗯……欸欸欸!?你說你喜歡的是女生!?」

  「可以這麼說喔。」

  我滿腦子只有驚訝,原來自己的妹妹是蕾絲什麼的,難怪對男生沒興趣,那我該不會也是蕾絲吧?因為我也不喜歡男生啊…

  隔天,我把事發經過告訴了婷之,她竟然跟我說…

  「你妹喜歡你呀!」

  「蛤!?我說你不會傻了吧!」

  「我說真的!你看嘛,她不喜歡男生,而且對你一見鍾情,然後你問她是不是喜歡女生,她還說可以算是!完全就是喜歡你啊!」

  「停停停!別說了,再說我都不知道怎麼面對她了…」

  「那我問你。」

  「什麼?」

  「你討厭她嗎?」

  「不討厭…」

  「那你排斥她靠近你嗎?」

  「不排斥。」

  「如果她抱住你,你會反感嗎?」

  「應該…不會。」

  「那哪天她親了你,不管是意外還是有心的,你會生氣嗎?」

  「呃…」

  「沒有馬上否認呢。」

  「你自己想想我剛剛問你的話,和你所回答的話,或許你就能發現自己心裡是怎麼想的了。」

  被婷之這麼折騰了一番後,我更不想面對了…

  一大早就渾渾噩噩的混到了午休時間,然後聽到了不得了的對話!

  「吶吶紗田~」

  「小悅?怎麼了?」

  「我剛剛啊,看到三班的女生跟方琳告白了呢!」

  「欸欸!真的假的?!這個月第幾個啦?」

  「第六個喔~」

  「唉…我說那些人為什麼就沒發現方琳對他們沒興趣呀?」

  「說起來我們跟方琳那麼要好,她也沒對我們有什麼反應呀。」

  「那是你不知道。」

  「欸?還有我不知道的八卦?說來聽聽吧!」

  「這不是八卦,是方琳自己跟我說的,還叫我千萬不要跟班導師講。」

  「什麼天大的秘密不能讓老師知道啊?」

  「她害怕老師知道了會把現在的一切給毀了。」

  「毀了?」

  「她很珍惜和老師在一起的時間,可女生和女生交往是一個問題,姐妹的禁忌之戀是個問題,師生戀更是一個大問題,所以她一直沒敢說出來,是我有天發現她在社團呆望著老師,問她才說的,那時候到沒人的角落講的時候她可哭的厲害了!」

  「這樣啊…可是女生跟女生交往又不是誰的錯,只是性別不對了而已呀,搞不懂那些反對的人是在耍什麼白痴…」

  「嗯,這個我認同。現在怕的就是老師也是反對同性戀的人。」

  「可是我挺好奇的…為什麼會是喜歡老師啊?」

  「老師很漂亮對吧?」

  「嗯,漂亮。」

  「兇嗎?」

  「也沒那麼可怕。」

  「這就對啦~而且老師還有我們所不知道的一面呢,說不準方琳就是看上那一面喜歡老師的。」

  「哇噢~哪天問問她好了~」

  小島紗田是方琳非常要好的朋友,似乎是方琳談心的對象。久保悅也是琳的好友之一,非常愛找八卦聊,但是意外的是個守口如瓶的人。

  為什麼我這麼了解?我可是他們的導師啊,觀察學生的言行舉止也是很重要的。

  聽到他們說的方琳,我也是不知該如何是好,心裡有股說不出的痛。

  「老師?」

  「啊!方…韓同學。」

  「為什麼站在這發呆呀?腳不會酸嗎?」

  「啊啊!沒什麼,就是在想下午要做什麼事情。」

  「這樣啊…」

  「你…」

  「什麼事?」

  「今天社團結束有事嗎?」

  「沒有呀,老師不是都讓我早點回家嗎?」

  「今天在吃外面的吧…」

  「欸?好、好的。」

  為什麼心跳會莫名的加快呀?我到底在緊張什麼?不明白呀…

  【你自己想想我剛剛問你的話,和你所回答的話,或許你就能發現自己心裡是怎麼想的了。】婷之的話在腦中不斷迴盪著…

  左思右想,都想到社團結束了,還是想不透!

  「媽媽…喜歡一個人到底是怎麼樣的?」我想不透,只好向遠在天邊的母親自問自的。

  「在跟誰說話呀?」

  「哇啊!你別老嚇我好不好?」

  「是姐姐自己有問題的好嗎…今天都不怎麼專心,感覺魂沒跟來上課。」

  「在你看來是這樣的?」

  「嗯,畢竟我一直注意著老師呀。」

  「唔…(這到底是什麼感覺?為什麼他這樣對我說我會覺得開心?)」

  實在是不想再挖洞給自己跳,只好催著她趕緊走,然後在前往目的地搭公車時,居然遇到了痴漢…

  那個痴漢鬼鬼祟祟的靠近方琳,本來沒注意到的,是方琳抱住我的手後又看到她害怕的樣子才發現有人在騷擾她,情急之下,我不知哪來的勇氣,就這麼對付痴漢了!

  「先生,請不要做違法的事喔。」我靠著自己力氣大,緊握上一秒摸著方琳大腿的鹹豬手。

  「啊啊痛痛痛痛!幹嘛突然傷害我啊?神經病喔!」

  「監視器有好好錄著呢,需不需要我幫你報警?」

  「嘖!馬的…瘋婆子!司機我要下車!」

  這痴漢似乎也是害怕進警局的,到站就急忙的逃了。看著方琳依然害怕的樣子,我心痛得忍不住抱緊她,直到下車…

  「還害怕嗎?」

  「有姐姐在就不害怕了。」

  「那就好…我啊,聽說你有喜歡的人。」

  「呃!那個…聽誰說的?」

  「無意間聽到的。」

  「知道是誰?」

  「是的。」

  「果然到最後還是藏不住呀…」

  「怎麼不直接跟我說呢?」

  「因為你是我的姐姐,我的老師,還跟我一樣是女生呀,怎麼可能對你說得出口?」

  「你還真是夠狡猾的。」

  「我沒有…唔…」

  「你私下喜歡我不跟我說,卻告訴了小島同學,你說你不狡猾?」

  「我怕姐姐會離我而去呀!」

  「笨蛋!喜歡的話,怎麼可能離開你?」

  「欸?」

  「啊…抱歉…」原來我是喜歡上她了,才會有那些感覺的嗎…?

  「你、你剛剛說了喜歡對吧?」

  「大概…吧。」

  「是戀愛方面的喜歡?」

  「不要明知故問…」

  只見方琳又叫又跳的,最後挽住我的手…

  「啊!笑了笑了!」

  「什!什麼笑了,我才沒有笑!」

  「笑起來感覺很溫柔呀~」

  「唔…」

  「那麼姐姐願意跟我交往嗎?」

  「可以是可以…要稱呼名字。」

  「欸?名、名字!呃…那個…芳…芳文?」

  「請多指教囉~方琳。」

  「嗯!」

  順著感覺就這樣和妹妹成為戀人了…

  我們私下的相處模式幾處不同以往的是:會kiss,稱呼對方名字,方琳越來越會逗我笑,還有擁抱和牽手什麼的。

  但是在學校總不能洩漏這樣的事吧,所以基本在學校時,是如平常一樣的師生關係…

  偶爾在跟別人談事情時和方琳對到眼,就會不自主的微笑,然後被別人說我剛剛是不是笑了,再來逼問我為了什麼笑,當然,最後就是以無表情回答他們。

  「吶,紗田。」

  「嗯?好稀奇呀,你這時間沒去尋八卦啊,小悅。」

  「現在不是這問題!我看到了喔!」

  「看到什麼?」

  「老師,對著,方琳,有那麼一瞬間笑了!」

  「欸!?當真?」

  「真的真的!我親眼看見的!」

  「那現在?」

  「跟蹤!」

  「蛤!?跟蹤是不好的喔!」

  「有什麼關系嘛~又不會去傷害他們。」

  雖然可以當做什麼都沒有,這兩位同學也太積極了吧…

  「你們在這幹什麼呢?」

  「老師!?」

  「給我老實交代,不然你們就有得苦了。」

  事發經過,被小島同學一五一十的說出來,我才恍然大悟,原來我因為方琳變得常笑了!

  「芳文~啊~」

  「什麼?」

  「糖果啦。」

  「欸?我自己吃就好啦…啊唔!」

  「嘿嘿~好吃嗎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想玩pocky呢…」

  「咦?pocky?」

  「對呀~吃著吃著就kiss什麼的~唔姆!!!」

  「糖果還給你,突然不想吃了。」

  其實就只是想回應他說的kiss,就用嘴把糖嘟到他口中了。

  「真是的!好狡猾啊!人、人家都還沒準備好的說!」

  「糖吃完了?」

  「吃完了…啊啊!不要轉移話題啦!」

  轉移話題什麼的,就想對他做其他事才這樣的啊!就…法式舌吻什麼的…先說我是因為小時候看到父母親這樣那樣才知道這東西的!

  「(舌頭!?芳文會舌吻!?)」

  「我就…繼續下去了喔…」

  「欸?嗯…」

  說真的,小時候都不懂父母做那些羞羞的事是為什麼,還有自慰什麼的…等長大後了才明白那代表什麼。

  事後,我們在床上相擁著,感覺很幸福…

  「都不知道芳文還藏著這一手呢~平時有偷偷在做?」

  「並沒有,我沒有自慰過。」

  「欸~那你都怎麼知道該做什麼的?」

  「小時候看到的。」

  「嗯~說起來,你也是很容易濕呀~一碰就流出來什麼的~」

  「呃…」

  「第一次做感覺舒服嗎?」

  「…是滿舒服的…」

  「想再感受你手指的溫度吶。」

  「(///)那…要再來一次?」

  「好哇~」

  那一個假日,不知經歷了幾次高潮,從來沒有這樣體驗過所謂的性愛,原來是這麼舒服的啊…

  我們一直是住在一起的,儘管長輩們想讓方琳讀其他大學,他最後還是選擇了很靠近明麗女子高校的大學,是不差,但是以他的成績是可以去更好的學校,我曾為此感到內疚,是不是我阻礙到他的未來了?沒想到…他說想和我一起當老師!?

  「你確定?」

  「千真萬確~」

  「那…加油喔~」

  「嗯!」

  幾年過去,日本修了法說同性戀可以結婚,並享有和一般夫妻一樣的人權。可是早在那之前,我們的父母親都不敵歲月摧殘,病逝了。這讓我一直猶豫要不要結婚…

  「芳文~」

  「嗯?」

  「跟你說喔~之前我大學一個學長呀…」

  對於方琳說男生的事,我基本上都是放空聽過去的,雖然很不尊重他,可是我就是這麼自私,不希望方琳去注意到我以外的人。

  「我愛你…」

  「欸?」

  「不要老是講你大學時候的學長,我不喜歡…」

  「…我說…我們要不要結婚?」

  「啊?結結結結婚!?」

  「現在爸爸媽媽都不在了,實質上我們也不能說算是姐妹了,而我們也早就不是師生關係了,現在是同事呢,這樣可以結婚的吧?」

  「可、可以的吧…我不是很了解…」

  結果去請教了相關單位,說是要我們去解除父母的婚姻關係,回歸到陌生人關係,才可以結婚,啊…畢竟有倫理道德的問題在呀。

  「你原本姓鈴木啊!」

  「嗯,對呀。」

  「從來不知道…」

  「現在知道了呀~」

  經過幾道繁瑣的手續,我們終於登記結婚,並且舉辦了婚禮…

  婚後生活?很幸(性)福喔~

  

  

  

  【完結】

  

各位有google+嗎?

有些人無法看到pixiv的頁面,所以給另一個連結處…https://plus.google.com/u/2/101578979876506073272/posts/geymx7gE7Nk

這個…題目嘛…
暫定為“似夢非夢的回憶”吧…

是上次說的“兩個怪盜美女”喔~

OMG…(崩潰)
從手繪原稿丟到電腦的Ps去畫,畫了將近7小時,然後我終於在(凌晨)3點五十幾分完成了這個“怪盜繪希”…QxQ